“绿色化”:算好生态文明建设“政治账”
发布时间:2015-04-30
信息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 李志青
  【核心观点】生态文明建设是实现“四个全面”不可或缺的一环,也是治国理政的重要内容。其中,最为关键之处在于,要从政治高度来加强思想认识,并且从政治高度来切实地提高治国理政的能力建设,用现代化的治理方式和理念来发展生态文明
 
  生态文明建设是一项重要政治任务
  3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其中指出,生态文明建设事关实现两个百年奋斗目标,事关中华民族永续发展,是建设美丽中国的必然要求,要“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协同推进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和绿色化”,同时还特别指出,“要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
  从生态环境保护到“生态文明建设”,再到“美丽中国建设”,从“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的“四化”到“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和绿色化”的“五化”,这些概念演进的背后,其实正是“四个全面”发展理念在生态环境领域的延展。生态文明建设是实现“四个全面”不可或缺的一环,也是治国理政的重要内容。其中,最为关键之处在于,要从政治高度来加强思想认识,并且从政治高度来切实地提高治国理政的能力建设,用现代化的治理方式和理念来发展生态文明。
 
  不能只算“经济账”,更要算“政治账”
  如何真正地从政治高度来认识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关键在于要清醒地把握大局,这个大局就是,建设生态文明算的绝不仅仅是“经济账”,而是要算“政治账”。
  放在历史长河里,国家社会根本不需要在建设生态文明上算这笔“经济账”,其实我们也算不起这笔“经济账”--毁坏了生态环境,是要做历史罪人的。放在理论层面上,单纯去算“经济账”,实则是一笔“短视账”、“局部账”,更是一本“亏损账”;放在实践层面上,那样的“经济账”看起来是“精明账”,是“大账”,其实是一本“糊涂账”、“芝麻账”,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无论哪个时代,保护生态环境,建设生态文明都只可能是“政治账”。清末名将、爱国英雄左宗棠,晚年到新疆戍边,他在当地植树造林,保护生态环境,造福乡里,泽被后世,不仅降低了生态环境风险,维护了当地的生态环境安全和军事安全,更是巩固了边疆边防,惠及当代,成为一代历史功臣,这就是左宗棠保护生态环境的“政治账”。反过来,历史上很多曾经辉煌的文明,譬如玛雅文明、复活节岛、楼兰古国等等,却都因为忽视生态环境的保护问题而在一夜之间成为绝境,文化文明消失殆尽,令人痛心。这也可以算是在生态环境保护不算“政治账”的惨痛教训了。
  表面上看,西方的生态环境保护算的好像是“经济账”,既有理论支撑,又有现实案例,因此有很大迷惑性,即便到今天,美国总统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谈的仍然是促进经济增长,拉动就业,这是经济学中典型的均衡方法,貌似放之四海而皆准。但实质上,西方国家在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上一直就算的是“政治账”。不说欧洲国家有很多政党就直接自称为“绿党”,就算是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现在又有哪个党不向“绿色”靠拢呢?为何?就是因为“绿色”背后有经济,更有政治。
 
  环保工作需要按照国情稳步推进
  当然,在过去30多年的发展中,我们的确在对生态环境保护“政治账”的认识上走过了不少弯路。时至今日,我们在生态环境保护上的理论和实践仍然受到西方国家生态环境保护历程和有关理论的极大影响。但实践证明,中国必须在生态环境保护上彻底抛弃所谓的“先污染后治理”、“环境污染宿命论”等等的错误观点。
  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的市场不是西方的市场,我们面临的环境保护问题不是西方所面临的问题,而我们的社会动员机制也不是西方那一套,我们的文化和价值基准更与西方千差万别,在此情况下,照搬西方在生态环境保护上的方式方法,最终只能是帮助西方算他们的“经济账”,更进一步,这样做的结果就有可能是输掉自己的“政治账”。
  因此,从今天开始,我们有必要将生态文明建设视为“政治账”。
  其一,毫无条件地执行生态环境保护、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和政策;认清形势,将生态文明建设作为我党在新时期的重要意识形态;其二,在生态文明发展上建立统一战线,动员一切力量,团结一切力量,要将各种力量凝聚起来,将生态文明的理念贯穿到党和政府的一切工作领域中。譬如教育和外交等领域;其三,要认认真真地做好能力建设,重点在于要做好规律的研究,本质的研究,按照国情稳步推进各项环保工作,避免矫枉过正的工作作风。
  事实上,如果处理得当,我们在“绿色化”上也不是没有同时兼顾“经济账”和“政治账”的可能。只不过,在当下严峻的生态环境发展形势下,“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必须是生态文明建设工作的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