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长忠:面向未来的政治整合新战略
发布时间:2015-06-01
信息来源:光明网

        作者:复旦大学政党建设与国家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 郑长忠
  日前,中共中央召开了中央统战工作会议。本次会议有许多新亮点,从政治发展角度来看,其中有两方面内容值得关注:一是会议明确“三类人”将成为新的重点团结对象,即留学人员将成为“统战工作新的着力点”、“新媒体中的代表性人士”将列入“巩固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的重要团结人群,以及重视非公有制经济人士特别是年轻一代。二是中共中央决定在会议召开当天开始实施之前由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这两方面内容提出,一方面在内容上,体现了统战工作对象与统战工作方式的新发展;另一方面在机制上,形成了统战工作的适应性与稳定性关系的新范式。总之,从这两方面内容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判断,那就是,在国家治理现代化背景下,本次会议所部署的内容将具有面向未来的政治整合新战略的意义。
  在现代条件下,政治结构由政党、国家与社会三个要素组成,其中政党处于领导地位。所谓政党领导是指政党通过整合社会力量以推动国家的建构与运行,其中政党整合社会,包括政治性整合与社会性整合,政治性整合是围绕国家建构与运行的合法性而展开的,社会性整合是围绕社会建构与治理的有效性而展开的。在中国,政党的政治性整合,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功能是通过党的统一战线工作来实现的,即通过对在政治与社会中具有影响性与代表性的组织与人物进行整合与吸纳,从而使国家公共权力的建构与运行能够得到这些组织与人物以及通过受到他们影响与联系的社会成员的支持与认同。
  作为“三大法宝”之一,统一战线工作在民主革命时期,就成为中国共产党进行有效政治整合以达到最大化聚合同盟军的机制之一,并最终在此基础上,完成了革命任务以及实现了协商建国的目的。由此,统一战线就成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种实现形式以及中国政治运行的一个重要的机制。作为支持国家建构与运行的重要机制之一,统一战线工作在建国之初,不论是在国家建设还是社会改造上,都起到了非常重要作用。随着改革开放特别是市场经济体制建立,如何在社会结构多元化所带来的社会意识等多样化基础上实现国家与社会建设的一体化与一致性,就成为了一项十分重要的政治命题,因此,作为政治整合重要机制的统一战线工作的重要性就再次凸显。
  马克思主义认为交往方式与生存形态差异将影响人们思想意识与政治认同等,因此,有效实现对处于不同社会结构部分中的人们进行整合以引导其认同,就将关系到政权基础的稳定性以及政权运行的有效性。由于在不同历史条件下,社会结构总是处于不断变化之中,从而使人们的交往方式与生存形态也处于不断发展之中,其中,每一时期都有一些新的并具有典型性和发展性的组织与人物的出现,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快速与有效地将这些组织与人物中代表性对象进行整合。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经历了两次社会结构转型:第一次是基于制度变迁所导致的,市场经济建立所引起的社会结构转型。第二次是基于技术革命所导致的,网络社会生成所引起的社会结构转型。前者使市场化出现,后者使网络化出现,两者结合再加上对外开放政策实施,就出现了对于中国来说的所谓全球化。对外开放与全球化使我们有大批人员出国留学,市场化使我们出现了大批非公企业,网络化使新媒体成为一种主流。随着全球化、市场化与网络化进一步发展,大批留学人员出国与归国,非公企业经济人士与新媒体从业与参与人员就成为一种具有典型性的新兴社会与政治力量。因此,实现对这些人员的有效吸纳与整合,就成为了新时期统战工作的重点。而留学人员与新媒体从业或参与者大部分是青年人,另外非公企业经济人士的年轻人员,不仅是这些新兴社会结构中的人员,而且还是其中代表未来的新力量,因此,对这些人员的整合,就具有双重面向未来的含义了,这就是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为什么要将这三类人员作为重点团结对象的重要原因。
  国家治理现代化提出,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形态,从要素逐个生成阶段开始向形态整体发展阶段转型。要素逐个生成阶段,是以“摸着石头过河”方式来推动政治要素的生成与发展,而形态整体发展阶段,是以“顶层设计”方式来推动政治形态的整体发展。在形态整体发展阶段,更加重视各要素之间的制度化互动和整体形态的有机化。统一战线工作作为联系政党、国家与社会的重要机制之一,在政治形态整体发展阶段,统战工作也同样必须进入制度化发展阶段,为此,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审议通过了我们党关于统一战线工作的第一部党内法规——《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从而将党的统战工作制度化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也标志着统战工作可以用制度化方式稳定性应对未来的形势与社会发展。
  吸纳与整合新兴类型的年轻人与统战工作的制度化,前者体现的是统战工作的适应性,后者体现的是统战工作的稳定性。从一定意义上说,适应性与稳定性之间存在着张力,就像改革与法治之间存在着张力一样。面对这一问题,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了解决的对策,即在法治空间内为改革提供法治基础,如自贸区实践就是一个例子。虽然,我们尚未读到《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的全文,不过想必《条例》中也会有类似的机制设计。否则,《条例》还应该继续完善。因为,只有如此,我们才能从内容与机制上真正确立了面向未来的政治整合的新战略。